2019年1月4日 星期五

2011年11月5日清流餘生紀念館初行-- 2018年12月29日三訪--FB替我回憶過往(二)


2011年筆者在清流部落一起玩的小朋友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參觀完了餘生紀念館,才上午11:00,離搭車時間尚有一個小時,我也不知道要做什麼?一個人隨意的走回來時路,在路旁遇到四個小朋友在玩耍,我問他們:「我幫你們照相好嗎?」小朋友全部自動的聚在一起,見他們這麼喜歡照相,我幫每一個人照了獨照。我說可以寄照片給他們,可是必須要給我姓名和地址,一個小朋友跑進巷子裡的房子前,站上小椅子上看門牌,看了很久。我們一直在等,後來他告訴我:「寫國字,我看不懂!」那你那麼認真到底在看什麼?我跟著其他三個小朋友一同跟進去,我把地址抄了下來,坐在屋簷下跟他們聊天,其中有二個人是兄弟,看門牌的哥哥讀小一,和一旁的小女生同班,我覺得很奇怪沒有看到大人,我拿出了路上買的紅豆“紅龜粿”跟他們一起吃,大家分一點一下就津津有味的吃完了。我心想,你們怎麼敢吃我的東西?如果我是壞人怎麼辦?跟他們在屋簷下玩了一會兒,因為太熱了,我就先走了,他們很高興的跟我揮手再見。(回台北後,我真的有寄照片給他們喔!) 


        走到活動中心的藍球場上,因有遮蔽物,所以很涼爽。五個自行車隊的人也在一旁休息,看到二台車上來部落觀光,他們把車停在藍球場旁,散歩一下,然後就走了。這個村落,路上都沒有行人,非常安靜的部落,觀光客也很安靜,停下車散歩或照相就離開,不與人交談。邱先生告訴我,大家都去外面唸書、工作了,所以村子裡沒什麼人,只有過年的時候,整個部落才會熱鬧。很快的藍球場上又剩下我一個人。這時,我有遇到剛才讀小一的小女生,她騎腳踏車逛一逛,她在找她的球,她想打籃球。她打了一會兒,我問她:「為什麼不回家吃飯?」 

她說:「中午都不吃。不知道父母去哪裡了。」 

「那晚上吃嗎?」 

「吃一點,因為媽媽不煮飯一直喝酒。」 

我有點難過。 

「其他的三個也不吃嗎?」 

「對,小兄弟家也沒有大人在,所以也不吃。只有另外一個穿紅衣服的小男生爸媽在家,有飯吃。」 

這是真的嗎?我一直反覆的想。 

        我開始往車站的方向走去,經過「立群商店」,我告訴店裡的人,我已經去了紀念館,可愛的小姐笑著說,她從來沒有進去過。她的媽媽也跑來跟我聊天,就聊開了,我問媽媽,剛才有小女生說中午沒吃飯的事。媽媽回答:「就是這樣。」我要去趕車所以不能聊太久,媽媽說等下叫人載妳去車站。商店裡賣著農產品和傳統編織的手作包包,全部都是寄賣品,她只負責賣。後來,她幫我穿上她賣的帽子和衣服一起照相,當做紀念。對我來說,你們的熱情就是我最大的紀念。稍後,賣烤香腸的兒子就騎車送我去車站搭車,他是埔里高工的學生,每天騎車來回學校與部落之間。 

        客運站牌在炎熱的大馬路旁,一個沒有開店前的棚子裡,坐著三個小孩,他們看著我,一個男生熱情的向我招呼:「進來坐,一起等車,外面很熱。」對於他的熱情,我突然不知所措。我進到棚子裡,又開始和他們聊起來了。熱情的男生是北梅國中二年級的學生,他要去埔里看賽德克巴萊電影,另外二位是一對姐弟,姐姐和熱情的男生是同班同學,弟弟是小二的學生和我剛才一起吃紅龜粿的小女生是同班同學,但是一個小一,一個小二,我不太懂為什麼會同班?清流部落裡沒有中小學,所以大家都是到北港村的學校就學。小姐弟要到埔里吃喜酒,媽媽會在埔里等他們,喜宴由中午開始吃到晚上。(小孩子講話,我都不是很懂!) 

        一開始,國二男生熱情的跟我聊天問東問西的,小二男生有點太熱情,居然坐到我身邊趴在我的背後撒嬌。我又不認識你,你怎麼敢靠在我身上?反而是小姐姐不太願意與我交談,我不知道是害羞還是敵意? 

        姐姐終於開口:「阿姨,妳看我跟妳有不一樣嗎?我看得出來是山…原住民嗎?」 

「嗯,不一樣。看得出來。」 

「哪裡不一樣?」 

「妳的輪廓比較深,跟我不一樣。」 

「那說話呢?有不一樣嗎?」 

「那到還好,沒有特別。」 

我們的對話停了下來。 

        南投客運來了,司機好像知道我們在小棚子裡,老遠就按喇叭通知我們,我們一起跑出去搭車。客運是上車買票不找零錢的,所以要自備零錢。小姐弟上車就跟司機說,我們是某某人的孩子,司機高興的回答:「知道。妳爸爸在埔里時已經付了車票錢,你們不用買票。」國二生和我分別買票,等我買了票,這二個國二生坐三個位子,空下中間的位子給我,要我坐下一起聊天。其實這台車只有我們四個乘客,小二的弟弟一直動來動去,最後躺在最後一排椅子上睡覺。上車後,沒多久,小姐弟的父親打電話給司機,確認小孩上車並且一直道謝。 

        二個國中生向我介紹風景,我們一起討論霧社事件,一起討論電影中的莫那魯道,結論是都很帥。我叫他們也去借書來看一看,多瞭解自己的祖先。他們興奮的告訴我《賽德克‧巴萊》電影裡的巴萬是他們畢業的學長,其中比荷瓦力斯是他們的體育老師。他曾經去打獵,以前母親也跟幾個人一起織布,但是沒有客人來部落,所以母親就去工作了。 

        不是沒有客人要來,是沒有規劃也沒有宣傳,要客人來也必須有所行銷,部落裡的觀光規劃是百廢待興,希望你長大可以為你的部落做一些事,不要離開了,就不回來,你的部落很美,人都很和善。但是,部落如何在發展觀光之後,又可以保留現在的熱情?我不樂意見到部落的觀光客太多,商業氣息太濃時,會失去人原有的純真。然而,不發展觀光,大家都必須離鄉背井!

        你說,如果下次有機會再來部落時,應該去見見曾瑞琳老師和郭老師,他們的賽德克語很厲害。我不知道在這一生中,是否還會有像今天一樣這麼渴望到部落的心情,也許一定要今天來清流部落,就是為了遇見你們。我只能回答你,有機會的話。(果然,我已遺忘了那時的心情,所以當下是最重要的,重新看此文,我想起了你們,事隔七年,你們應該已經離開部落了。不論你們在哪裡,希望不要忘本,這個世界也許不完美,不要忘記你們的熱情和純真。祝你們有很好的未來。)

        有人作伴,時間過得特別快。一個小時的車程,轉眼就到了埔里,他們三個人先下車,國二生在車下向車上的我揮手,大聲的喊著:「有緣再見!」他一直向我揮手,直到車子駛去,我到終點站下車。

        算一算我停留在部落裡的時間只有二個小時,我的心真的是被充滿,我接受到賽德克人的熱情溫暖的對待,從一開始獨自行走,到最後熱情的送別,在部落時光裡,彷彿進入一個純淨天真的世界,人與人之間最真誠的對待,二個小時後我又回到我原有的世界。這是一種很複雜的心情。

        不過,我很高興我真的認識《賽德克‧巴萊》,真正的賽德克人是熱情真誠的人。